“水哥”王昱珩 中年捧起保温杯的感觉也挺好

“水哥”王昱珩 中年捧起保温杯的感觉也挺好

水哥是极少数可以坦然表达自信又不会让人觉得被冒犯的那种人,这除了他本人学术性的从容、反套路的坦诚外,自然还源于其丰厚到吓人的知识储备及运用能力,这位不折不扣的学霸当年考取了清华设计专业第一名,专业成绩高出第二名40分。绘画及书法、设计及创意均属一流,会弹古琴还能写琴谱,擅打篮球,清华MVP级的,养过的动物简直是海陆空全方位的,对植物的培植到了科学怪人的程度,喜欢搞机械,自己做个机器人啥的手到擒来……他可以在家中自制生态系统打造一套震撼的“海底世界”,也可以在数十米高空种植一面几十平米的植物墙,而这些作品的价值除了生态学上的,更是美学的、哲学的。

当水哥的女儿是怎样的体验?只上半学期的课。

经常看水哥在微博上晒带着女儿全世界旅游的照片,一头短发的小姑娘笑得特别灿烂。父女俩的出行甚至经常在非寒暑假期间,难道水哥的女儿不用上学?我们都猜对了一半,“一个学期她基本有半个学期不在,一开始老师也担心她功课跟不上,后来发现也都补上了。她基本每次全班考前五名吧,我不要求她考第一名,第一名没朋友,保持在第一梯队就好。我跟她说特别不明白的题带回来问我,她说有些问题本来想问的,后来自己解决了。我说那就这么着吧,奖励你,再请一次假吧!”这也太任性了吧?

不过对于大脑跟我们一般人不太一样的水哥来说这并不算什么,“我觉得学校能学到的东西有限,学校能教的我都能教。而女孩的见识特别重要,一个女孩如果没有见识是挺可怕的事情。世界很大很丰富,见识多了她才会宠辱不惊,而不是随便哪个男孩给个“糖就骗走了”。

在一个家庭里,媳妇、母亲、女儿是让一个家庭平衡的力量。男人是山,女人是水。可以一天不爬山,但不能一天不喝水”。在他看来,学校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,回到家里则需要平等地交流,而旅行不仅能长见识,也是让家长了解孩子、让孩子学会面对问题的过程,“一起旅行,面临天气、身体、意外等各种情况,甚至具体到摔跤、洗漱等各种细节。尤其通过跟孩子相处走进她的内心。我们家女儿,爷爷奶奶妈妈的话她也不爱听,但她听我的。因为你们讲100句有98句都是她不爱听的,我就说两句刚好是她能接受的。不是我有多聪明,而是我了解她”。

是不是特羡慕水哥女儿?但再往下听更多的是汗颜,“我最开心的是她喜欢阅读。10岁的孩子,她早就可以看纯文字的书了,二三年级已经看完全套 《最强大脑》 和 《最强大脑》 了。我跟她说那你可以看言情小说武侠小说了。我给她买了金庸古龙,她会自己买书,前几天我看她已经自己下单看王国维、 《最强大脑之燃烧吧大脑》 、 《哈利·波特》 了”。水哥说自己家里到处都是书,每周都在买书,“房间里有两把小椅子,一个我的一个她的,我们经常一起看书,或者一起看动画片,前阵子我们看了800多集海贼王。朋友来说哪是你陪女儿玩,是女儿陪你玩”。

小时候觉得自己是天才,人到中年捧起保温杯感觉也挺好的。

形容水哥这样的人,我们经常词汇贫瘠地用到“天才”,这个词他也是从小听到大的,“小时候觉得自己是,后来见的人多了,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。我能做到的,别人也许做不到,但也有很多别人能做到的我做不到”。王昱珩回忆,自己初中时老是思考“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”那些问题;到了高中开始玩,弹琴打篮球;到了大学想每天做一件新的事情,创作一个这世界没有的东西,每天都在头脑风暴……而现在,38岁的王昱珩变得没有那么的天马行空,“以前想着可以改变世界,现在更多地想慢慢可以改变环境,不断完善自己的主张见解和知识体系”,说着他颇有感触地念起了清华校歌中的那几句:“器识为先,文艺其从,立德立言,无问西东”。

“到了我这个年纪,渐渐发觉自己特别多短板的东西。需要温故而知新,每天爆炸式的东西、名词、知识那么多,简直看不过来”,字里行间,38岁的水哥眼神中性格中那种“王之蔑视”的孤高越来越少,言谈也更加宽厚温和,甚至还捧起了“中年标配”的保温杯,不过他更多是为了环保,在微博上他也号召大家随身自带保温杯少用一次性饮料瓶。“保温杯用起来了,枸杞还没加”,调侃自己的同时,他也承认开始正视“中年”的问题,“以前真没考虑过。去年冯唐的中年油腻男理论出来后,我发现好像……真的,现在厉害的都是小孩子,的确是老了。当然这是自然规律,随着年纪增加手速脑速都会减慢,但智力没有。智商降了但智慧是增长的。挺好的,终于有一天可以看穿一切又要开始学习了,这种感觉特别好”。

你真的以为捧起保温杯的水哥终于平易近人得跟我们一样了?NO NO NO!夜猫子的水哥经常半夜还在种植物墙,问他几点起床,“我一般都睡到自然醒啊!”从毕业至今他一天班都没上过,所以他自认也不太懂得为人处世,更不会为五斗米苟且,“我从未有过领导和下属,既不愿意命令别人,也不愿意听任何人的命令”。天啊,这就是大多数人都想过的生活啊,他想了想,“从这点来说可能是的,我对目前还挺满意的,如果说有不满足,我对知识对书知道得太少了,如果能不吃饭不睡觉,时间都用来看书就太好了”。

快问快答

Z=紫牛新闻记者 张艳

W=王昱珩

Z 说实话,“男神”这样的称呼对你来说会不会太俗气?

W 不会啊,现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所谓“男神”,网友还有人叫你“老公”呢,但下周“老公”就会变成别人,习惯就好。

Z 你家里到底有多少书?

W 我有几处家,现有书柜不止10米,而且桌子上床底下也都堆满了书。我需要再买房子了,要有个地下室专门来放书。年纪大了我要把书重新梳理划分一下,方便以后我女儿看。

Z 你是“书不外借”的那种人吗?

W 是。我和女儿看书都会把书皮先扒下来,怕弄脏了。有的书我会买两三本,一本用来看,另外的用来收藏或者表示对作者敬意。

Z 你最近出书了?

W 是我翻译的国外版权的作品,去年和中国国家地理合作的两本很特别的书: 《三体》 《雪国》 。我喜欢收藏立体书,在国外看到了就会买。这个系列看似少儿读物,但其实大人看也特别有意思,而且可以让孩子更多参与动手,而不是只要一个答案。

Z 你的眼睛受过伤,视力也只有零点几,现在有没有好转?

W 没有。前年还稳定了一点,去年开始又下降了。因为我右眼无法对焦,要把书放到一个特定距离上才能两眼看清楚,所以我看书很慢很费劲,看时间长了会非常难受。

Z 会因此焦虑或者减少用眼吗?

W 不焦虑。人体所有器官不管用不用,最后都得坏,趁还没全坏先用着,坏了再说。再说技术进步这么快,说不定哪天医学就解决了,着什么急。

Z 平时你是如何跟女儿讲道理的?

W 小时候她怕水,我劝她学游泳:游泳特别好,所有运动都在摆脱重力,只有游泳是和地球平行的。

更多精彩文章,尽在https://www.islandbaytravel.com